渡屋新闻

位置渡屋新闻 > 汽车 > 浩博最近提款|司马懿的子孙是怎样自相残杀的?——八王之乱(4)齐王

浩博最近提款|司马懿的子孙是怎样自相残杀的?——八王之乱(4)齐王

时间:2020-01-11 13:41:20    热度:4004

浩博最近提款|司马懿的子孙是怎样自相残杀的?——八王之乱(4)齐王

浩博最近提款,作者|赖正直

本文系时拾史事原创独家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搬运

齐王司马冏(?-302),字景治,是司马攸的儿子。司马攸身份十分特殊。司马昭的正室王氏生有二子,一为晋武帝司马炎,一为司马攸。因司马师早亡无子,司马攸自幼过继给司马师。司马攸勤奋好学,多才多艺,性情清和平允,人望极高,远远超过司马炎。司马昭很喜欢司马攸,本有意传位于司马攸,司马昭常说:“天下者,景王(司马师)之天下也。吾摄居相位,百年之后,大业宜归于攸。”这当然是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但却反映了司马昭传位给司马攸的明确意向。然而,司马炎勾结司马昭所亲信的贾充、何曾、裴秀等人,整天变着法子在司马昭面前赞扬司马炎的好处,才使司马昭意定于司马炎。司马炎即位之后,始终对司马攸有所提防,加上司马炎的儿子司马衷是个白痴,有人遂提出立司马攸为皇太弟的建议,这更增加了司马炎对司马攸的忌恨。在司马攸生病时,司马炎派太医前往看病,太医自然领会司马炎的意思,对外宣布说司马攸没病,不用吃药,司马攸有病不能医,很快就死去了。

不过司马炎总算是对自己家的亲戚都比较照顾,他自感做了对不起司马攸的事情,因此对司马攸的儿子司马冏还是很好的,到晋惠帝的时候,司马冏已官居散骑常侍、领左军将军、翊军校尉,既是执掌中枢的机要人员,又是统率禁军的高级军官。司马冏积极参与了赵王司马伦废黜贾皇后的行动,但他不仅没有得到满意的职位,还被剥夺了禁军指挥权,出为平东将军、假节,镇许昌。司马伦篡位之后,为了安抚司马冏,加封他为镇东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。

但这并不能够打动司马冏。司马冏看到司马伦篡位后人心浮动的局面,积极联络豫州刺史何勖、龙骧将军董艾,策划起兵。这时司马伦派部将管袭为齐王军司,以监视司马冏。司马冏一看再不动手就要被司马伦修理了,立即抓捕管袭,将其杀掉,与何勖、董艾合兵向洛阳进军,同时遣使联络成都王司马颖(镇邺)、河间王司马颙(镇长安)、常山王司马乂(镇常山)、新野公司马歆,号召起兵,并传檄天下征、镇、州、郡、县、国,称:“逆臣孙秀,迷误赵王,当共诛讨。有不从命者,诛及三族。”

孙秀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,不但司马颖、司马乂、司马歆纷纷响应,扬州甚至发生了支持司马冏的兵变,附和司马冏的“义军”一时席卷全国。河间王司马颙本来是支持司马伦的,司马颙的大将张方本已带领兵马到了华阴,听说支持司马冏的人多势大,司马颙马上转舵,命令张方改而支持司马冏,加入了讨伐司马伦的“义军”。

支持司马冏的“义军”虽然势大,但多数离洛阳较远,能直接向洛阳进军的,实际上除了司马冏自己这一支部队以外,就只有从河北南下的成都王司马颖了(司马颙本来也可以直发洛阳,但其持观望态度,首鼠两端,逡巡不进)。

司马伦、孙秀看准了这一点,集中兵力解决这两路主力:上军将军孙辅、折冲将军李严帅兵七千出廷寿关,征虏将军张泓、左军将军蔡璜、前军将军闾和帅兵九千出崿阪关,镇军将军司马雅、扬威将军莫原帅兵八千出成皋关,拒司马冏;遣孙秀的儿子孙会督将军士猗、许超帅宿卫兵三万渡河,北上以拒司马颖;召东平王司马楙为卫将军,都督诸军,又遣司马伦的儿子京兆王司马馥、广平王司马虔帅兵八千为三军继援。

这种安排本来是较为妥当的,但司马伦、孙秀毕竟是没文化的人,他们发兵之后,不是关注战况,做好情报收集、战略指挥、物资调度、思想宣传等工作,而是迷信方士巫觋,拜道士胡沃为太平将军,日夜祈祷,还让巫师来选择开战时日,又使人在嵩山上身穿羽衣,诈称仙人王乔,作谶纬妖书歌颂司马伦皇祚长久,迷惑群众。

张泓等人开始进军顺利,很快就打到了司马冏的老巢阳翟,但司马冏退守颖阴,等待各路援兵加入,坚垒自守。一天夜里,司马冏遣一支轻兵袭击张泓诸军,张泓等不为所动,而孙辅部队夜乱,逃回洛阳,为了逃避责任,孙辅放出谣言,称:“齐王兵盛,不可当,张泓等已死。”引起了洛阳城内的极度混乱。

此时张泓仍在向司马冏发动进攻,他强渡颖水,攻司马冏在颖阴的大营,司马冏遣奇兵攻击张泓军的侧翼,打乱张泓的攻势,张泓只得退兵。

孙秀为了稳住人心,诈称已攻破司马冏大营,生擒司马冏,还命令百官都来祝贺。但纸究竟包不住火,群众不是这么好欺骗的,一场针对司马伦、孙秀一伙的政变,已在策划之中了。

河北方面,司马颖的前锋部队在黄桥为孙会等人打败,死伤万余人。司马颖本打算退至朝歌,兖州刺史王彦、邺城令卢志劝他选精兵星夜加倍行进,奇袭孙会。此时,司马伦正在为黄桥一战的胜利而大行封赏,孙会、士猗、许超都得到了“持节”的权力,三人互不服气,暗自相争,对司马颖根本没有防备。司马颖亲自率领着奇兵来到,双方在溴水交战,孙会大败,弃军南逃。司马颖乘胜渡河,兵临洛阳。得到司马颖的胜利消息,司马冏的部队士气大振,立即出动攻闾和等军,闾和等大败,左军将军蔡璜投降,原来派出的各路兵马全部败退洛阳。

《持节仕女图》

可是洛阳已经守不住了。早在司马冏起兵的时候,就有人开始策划政变了。孙秀终于知道众怒难犯,连门也不敢乱出,只得和义阳王司马威商议,打算让司马伦亲征,京官四品以下子弟年十五以上,都集结到洛阳跟随司马伦出战,这实际上是要把京官子弟作为人质,当然引起了京中众官的反对。连司马威都自感危险,吓得不敢再和孙秀商议此事了。

孙会、士猗、许超的败军逃回洛阳,和孙秀一商议,各执己见,有的想纠集残兵作最后一战,有的想焚烧宫室、奉司马伦逃往荆州投靠支持司马伦的安南将军孟观,有的想乘船东走入海,一时不能决断。

然鹅,孙秀其实已经没有决断的时间了。就在孙秀一伙还在为逃跑路线吵吵嚷嚷的时候,司马伦所亲信的左卫将军王舆(就是在淮南王起兵时关闭宫门坚守的那位尚书左丞)开始了策划已久的政变,他率营兵七百余人自南掖门进入,敕宫中兵各守诸门,三部司马皆听其号令,王舆自率亲兵攻打孙秀所在的中书省,孙秀关闭中书省南门以据守,王舆的士兵们登墙放火,孙秀只得逃出,被另一位左卫将军赵泉擒杀。司马伦的亲信许超、士猗、殷浑、骆休、闾和、伏胤皆被斩。孙秀一死,司马伦已不能再为恶,王舆带兵屯守云龙门,发诏书宣布司马伦退位,迎晋惠帝复位,派黄门将司马伦从华林东门带出,回到城南汶阳里的老宅,并派甲士数千迎回晋惠帝,自端门入宫,升殿复位。

当初和司马伦一起发动兵变废后、又怂恿司马伦称帝即位的梁王司马肜,这时候见风使舵,倒打一耙,上奏列举司马伦十条大恶,请治其罪。执政的司马冏认为司马伦毕竟是宣帝之子,皇室耆老,不宜下狱折辱,于是遣尚书袁敞持节宣诏,废司马伦为庶人,并赐金屑苦酒,司马伦饮酒后,以巾覆面而死。

至此,那些参与司马伦废后称帝的主要人物:

张林已为孙秀所杀;许超、士猗、孙弼、谢惔、殷浑、孙秀为倒戈的王舆所杀;张衡、闾和、孙髦、高越、伏胤,皆被收捕,斩于东市;蔡璜自阳翟降齐王冏,回到洛阳后自知罪重,不为众人所容,自杀;王舆以功免诛,后与东莱王司马蕤谋杀司马冏未遂,亦伏法受诛。

司马伦既死,司马冏率众进入洛阳,屯兵通章署,其余数十万甲士皆驻扎城内外,由于得到了各地的大力支持,司马冏的部队旌旗甲胄严整华丽,声光震于京都。晋惠帝论其倡义之功,拜为大司马,加九锡,辅政。

司马冏登上了最高权力舞台,但他很快就证明了自己不适合这个位置。司马冏住在父亲司马攸的旧齐王府里,这当然不能满足他的享乐欲望,于是大筑馆邸,毁坏民宅无数,命皇室工匠营造,规模胜于皇宫。他还拆掉皇宫千秋门的门墙,以便其住宅直通皇宫西阁。在其府内,后房施钟悬,前庭舞八佾,沉迷酒色,常常不预朝会,在家封拜百官,号令三台,昵狎宠嬖,行事不公。殿中侍御史桓豹奏事,没通过司马冏,立即被下狱拷问,主簿王豹屡屡规谏,竟被司马冏所杀。

司马冏器量狭窄,对于当初起兵响应他的诸王,他都觉得是一种威胁,非想法设法铲除不可。一直支持他的成都王司马颖,他认为兵权太大,不宜留在京师重地,把司马颖赶回了邺城。对于没有一开始就支持他的河间王司马颙,他更是猜忌,只是司马颙不在其操控范围,一时没有办法对付。本来,由于司马攸的才华与名声,人们对其子司马冏是寄予厚望的,但司马冏的表现,只能使朝野侧目,海内失望。人们逐渐意识到:这只不过是第二个孙秀而已。于是,政局的变化,又开始酝酿了。

关键人物是翊军校尉李含。李含原为河间王长史,司马冏辅政之后,河间王司马颙为表示对司马冏的支持,请求将李含调到洛阳任翊军校尉,帮助工作。但李含与参预司马冏军事机要的凉州刺史皇甫商历来关系较僵,曾被李含杀死的安西参军夏侯奭的哥哥也在司马冏幕府中任职,司马冏的右司马赵骧也跟李含合不来。这样的处境,终于迫使李含不敢再留洛阳。

某夜,李含单骑出城,奔回长安找司马颙,自称受皇帝密诏,命司马颙讨伐司马冏。司马颙当然知道白痴皇帝不可能发出这样的密诏,但他有野心,他要的只是一个借口。于是,司马颙上表历数司马冏的罪恶,号召在洛阳的长沙王司马乂起兵废司马冏,由成都王司马颖执政。长沙王司马乂手下没有多少兵,但此表一到洛阳,两王势不能并立,司马乂不论是否起兵都一定会被司马冏所杀,然后司马颙就可以宣布为司马乂报仇,发兵攻洛阳了。因为司马颙是司马懿弟弟司马孚的孙子、司马懿的侄孙,不是皇室至亲,执政恐怕人心不服,所以他又把司马颖推上前台,司马颖年纪轻,为人较为温顺,不像楚王司马玮那么勇武,似乎便于控制。所以,司马颙的这份表章是暗藏杀机,十分阴险的。

这样一份表章传到洛阳,让一贯忌惮关中兵力的司马冏十分害怕。司徒王戎、司空司马越劝司马冏逊位,司马冏的亲信葛旟大骂二人:“赵庶人听任孙秀,移天易日,当时喋喋,莫敢先唱。公蒙犯矢石,躬贯甲胄,攻围陷阵,得济今日。计功行封,事殷未遍。三台纳言,不恤王事,赏报稽缓,责不在府。谗言僭逆,当共诛讨,虚承伪书,令公就第。汉、魏以来,王侯就第宁有得保妻子者乎!议者可斩!”于是百官震悚,不敢复言。

但司马乂已经开始行动了。司马乂兵分两路,一路入宫控制皇帝,一路攻司马冏的府第,并放火烧千秋门、神武门及诸观、阁,制造混乱。司马冏让黄门王湖拿出驺虞幡,大呼:“长沙王矫诏!”但经过历次的政变和混乱,驺虞幡早已丧失了当年的威信,根本没有人去理会。司马乂也命人大叫:“大司马谋反,助者诛五族。”双方在洛阳城内混战,箭雨如注、火光冲天。晋惠帝跑到上东门去避乱,乱箭都射到了惠帝的身边,城内死于乱军和战火者不计其数。

司马冏毕竟已经失去人心,经过三天激战,司马冏惨败,被司马乂生擒至晋惠帝面前。晋惠帝本想放司马冏一条生路,但司马乂已喝令左右将司马冏牵到阊阖门外,司马冏再三回首大呼,终被斩首,首级被徇示六军,其党羽皆夷三族。

司马乂力斩齐王司马冏,他能登堂入殿执掌朝政吗?潜居幕后操纵政局的河间王司马颙,在一计落空之后,将会如何应对呢?面对变幻的时局,一直隐藏实力的成都王司马颖又会采取什么行动?

请看下一篇:《长沙王》。

搜索微信号:historytalking 关注

想看轻松有趣的历史?

想了解正史中的八卦事?

想知道历史中的各种稀奇古怪?

时拾史事读者群号 30428330

上一篇:四大证券报纸及人民日报头版内容精华摘要(11月15日)
下一篇:英西南铁路大罢工:或持续27天,数千乘客受影响
  • 女排举行庆功会!朱婷拿着礼物开心傻笑 郎平脸颊凹陷像老了五岁
  • 微信这么聊,90%的男人都会心动!
  • 农村村干部要转型,看看哪些人最有可能当选?
  • 社评:中美释放善意,用行动助力经贸磋商
  • 军运会圣火“和平荣光”抵达武汉,廖辉李小双等百名火炬手参与传递
  • 视频丨国庆祝福飘满屏!湖里义务交警用快闪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
  • 青岛滨海学院与台湾辅英科技大学正式确定合作关系
  • 港警家属发声:尽快推动“禁蒙面法”,严防子女遭校园欺凌
  • 红色影星为办电影学院费尽心血 仅44岁就去世 翟天临不该忘记的人
  • 奇葩共享项目大盘点:共享经济越火,味道就越不对劲!
  • 爱心接力挽救八旬老人
  • 公交驾驶员在马路上开会 这群人的安全生产教育培训挺特别
  • 诺基亚拍照旗舰发布时间曝光:明年MWC见
  • “双向承诺制”助推武汉开发区打好闲置土地处置攻坚战
  • 紧盯“依法严打”“打网破伞”“综合治理”,上海将始终保持对黑恶势力高压态势
  • 又到航班换季时|威海机场新增多条航线 首次引进过夜飞机驻场运营
  • A股处筑底阶段 险资青睐大消费板块
  • 《巫师之昆特牌》扩展包“异域游商”现已上线
  • 护士必知的气管插管规范化管理
  • 声而不凡·一起听,2019TMEA腾讯音乐娱乐盛典给你更有深度、宽度的音乐盛事